Loading...

 

王宣智赋

文字者,文化之肇始也,滋养民族之血脉,凝聚国人之精神,虽百代千秋,犹不改文明之渊源。文字其学其艺,千年以降,蔚为大观。前者,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、转注、假借,小学是也;后者,钟张之绝、二王之妙,书法是也。

书法一事,托文字之形,袭文明之魂,融学养与思想为一炉,彰品格并审美于造化。自古迄今,虽帝王贵胄犹有痴情,倘大德高士独慕此道,概机缘起于民族之骨血,必彰显于世人之案牍。是以,历代书家结缘翰海,必耗终生之力辨察前人遗墨,于碑帖之间追远抚思、笃行勤恳。

当此百世未遇之盛景,传统复兴,书坛昌隆。阴差阳错间,以真假书法而博名利者众。然犹有书坛隐者,捉如椽巨笔而藏身于偏僻之所,躬耕砚田而不问市侩俗务。汝州洗耳居士,隐者也。居士姓王名宣智,号曰慧丁,自勉之谓也。

王公生于公元一九三八年。幼承庭训,描红临帖,先习欧楷,再追二王,真草隶篆,皆有兼习。管毫渐秃虽晨昏而不觉,面饼蘸墨竟咸甜却难辨。径谋稻粱直至不惑之年,其间偶有闲暇,亦临池书写不怠。及改革开放,文化破冰,书风蔚然,遂入省及国家书协机构进修再造,受教于当世大家。公亦发愤,神追苍远,气接高古,既摹张猛龙之严峻庄和,又效张黑女之疏朗凝重,境界为之大开。此后三十余载,公遍临历代数十名帖,于书道情愈痴而缘愈深,虽近朝枚之期,亦日课而不辍。

倾毕生之力研习翰墨,耗一世情怀独修书道,王公之书缘可谓深矣,世人赞之有三:其一,缘在书法之德。王公崇古重道,苛守技法,笔落行文必有出处师承。不追时风,不慕狂怪,不计名利,世人赞曰三不逸士。其二,缘在书法之艺。商周以降,诸体林立,名家荟萃,书艺深邃,王公潜心逾花甲之期,广习历代法帖,既得二王俊逸之美,颇谙简净空灵神韵,又兼魏书沉雄之姿,擅发力能扛鼎气概,可谓博采众长。其三,缘在书法之学。王公尊古而不泥古,自励而不自封,尚前人之体,用当今之式,于书法之创作表现颇有新意。是以,道统融于时下,传承兼以创新,王公之学当泽被深远。

功名浮世,书法精深而得隐林泉,不为俗世所累者何?必有内贤矣!王公之妻,汝瓷泰斗孟玉松是也。鹣鲽情深,艺道分诸墨海与瓷苑,皆得不世之造诣。呜呼!伉俪若此,耄耋回首,岂非前世之缘?

贤者于野,大作可瞻。感而慨之,是为结集之序。

 



以文化人 智动未来

定位品牌文化核心,重塑企业文化灵魂。梳理品牌文化,呵护企业生态,优化商业伦理。

 

  • 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CBD商务内环未来国际25号楼1单元1107
  • 18503851100 18637176167
  • zhidongweilai@126.com